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一根稻草的革命’ category.

試譯自:
The One Straw Revolution by Masanobu Fukuoka

肥料

我曾和土壤地力專家聊天時問到, “如果一塊地放任自然,地力會增加或削減?“ ,他們通常沈思,然後說,“這個嘛,我看看…地力會削減。不,當你記得水稻在同一塊田裡耕種很長的一段時間而沒有施肥,每四分之一英畝產量約為525磅(9 bushels)。地力會既不增加又不減少。

這些土壤地力專家們指的是被犁過且灌滿水的水田。如果一塊自然的土地任其自由生長,地力會增加。動植物的有機殘餘累積並在土表被細菌及霉菌分解。隨著雨水,養分被帶到土壤更深處,成為微生物、蚯蚓和其他小動物的食物。植物的根伸到土壤下層將養分帶回土表。

如果你想了解大自然肥沃的地力,到山裡走走,看看不用犁田,不需肥料長成的大樹。自然的力量,超乎我們的想像。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Advertisements

試譯自:
The One Straw Revolution by Masanobu Fukuoka

耕田

當土壤被犁田翻土,自然環境已不知不覺地改變。這個行為造成的反撲,成為許多農人的惡夢。例如,當一個自然區域被犁過田,常常長滿了諸如升馬唐及羊蹄(dock)等非常強悍的野草。當這些野草拔得頭籌,農人們就面臨了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年年除草。往往,這樣的土地被視為不可耕種而放棄。

面對這樣的問題,可行的方式是,停止犁田這樣不自然的行為所帶來的第一傷害。農人也必須負起責任,彌補他造成的傷害。犁田翻土必須停止。如果用將稻梗放回田裡,遍撒三葉草等溫和的措施取代使用化學農藥和機器進行你死我亡的大戰,環境將回歸到其自然的平衡,甚至令人頭疼的野草也可以獲得控制。

試譯自:
The One Straw Revolution by Masanobu Fukuoka

小心地越過這片田。蜻蜓和蛾像陣風似地飛過,蜜蜂在花間飛來飛去。撥開樹葉你會看見昆蟲、蜘蛛、青蛙、蜥蜴和許許多多小動物熱鬧地窩在涼快的陰影下,而鼴鼠和蚯蚓藏身在地底。

這是一個平衡的稻田生態。在這裡,昆蟲與植物社群維持一個穩定的關係。植物病蟲害席捲這個地區,卻獨留這片土地上的作物不受侵襲,這樣的情況常常發生。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試譯自:The One Straw Revolution by Masanobu Fukuoka

最近人們問起我為何在多年前開始這樣的耕種方式。到目前為止我沒有跟任何人提過。你也可以說沒有什麼好說的,那很簡單,能怎麼說呢,一個突然的震驚,閃光般的,由一個小小的經驗開始。

那領悟完全改變了我的人生。沒有什麼好說的,真要說的話,也許可以說是像 “人什麼都不懂。萬事沒有任何真正的價值。所有行動均是無用且無意義的努力。“ 聽起來似乎很荒謬,但如果將之化為文字,就是如此。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試譯自:
The One Straw Revolution by Masanobu Fukuoka

我相信一場革命可以始於這一根稻草,這稻草也許看來輕且不重要,很難讓人相信它可以開始一場革命。但是我已了解到這根稻草的重量及力量。於我而言,這是場真實的革命。

看看這片裸麥及大麥田。每四分之一英畝約生產一千三百磅(22 bushels)的麥子。我相信這達到愛媛縣的最高產量。而如果這和整個愛媛縣的最高產量相等,我們很容易的可以推論出這和整個日本的最高產量相等,因為這裡是全日本最主要農產區之一。然而,這片土地二十五年來都沒有被翻過土。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