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譯自:
The One Straw Revolution by Masanobu Fukuoka

小心地越過這片田。蜻蜓和蛾像陣風似地飛過,蜜蜂在花間飛來飛去。撥開樹葉你會看見昆蟲、蜘蛛、青蛙、蜥蜴和許許多多小動物熱鬧地窩在涼快的陰影下,而鼴鼠和蚯蚓藏身在地底。

這是一個平衡的稻田生態。在這裡,昆蟲與植物社群維持一個穩定的關係。植物病蟲害席捲這個地區,卻獨留這片土地上的作物不受侵襲,這樣的情況常常發生。

現在看看隔壁鄰居的田。除草劑加上犁田,野草被清得一乾二淨。土壤動物和昆蟲被毒藥消滅。土壤裡的有機物和微生物被化學肥料除光。夏天裡,你可以看見農夫們戴著防毒面具和橡膠手套在田裡工作。這片稻田,從一千五百年前耕種至今,僅在一個世代就被這種剝削的耕種方式消耗殆盡。

四個原則

第一個原則是不耕田。也就是不犁田,不翻土。世代以來,農人們相信犁田是必需的。然而,自然農法的基礎之一便是不耕田。大地自然會自己耕作,藉由植物生長的根,和微生物、小動物及蚯蚓的活動。

第二個原則是不用化學肥料和準備好的堆肥。*人們先是干預自然,其後再怎麼努力嘗試,也無法治癒那些傷害。這樣不用心的耕種方式,讓土壤的養分盡失,而結果是地力年年的消耗。如果不去干預大地,伴隨著動植物的生命循環,自然地,土壤會一直保持肥沃。

*福岡先生種植白花苜蓿(clover),一種豆科的覆蓋作物,以及將打穀後的稻桿放回田裡,並加少量的家禽排泄物作為肥料。

第三個原則是不翻土或用除草劑除草。野草在建立土壤肥沃和保持生態群的平衡上也扮演重要角色。基礎原則為,野草應被控制,而不是趕盡殺絕。稻草護根,白色三葉草撒在作物間作為地面覆蓋,以及暫時性地放水(flooding),是我田裡有效的野草控制。

第四個原則是不依賴化學農藥。*贏弱的植物是不自然地犁田和使用肥料的產物。疾病和昆蟲的不平衡成為農業的大問題。自然,如果任其生長,本就擁有完美的平衡。蟲害和疾病總是會有,但不會大到需要使用有毒的化學農藥。比較好的方式,是在健康的環境種植強健的作物。

*福岡先生不用任何化學農藥耕種穀物。他偶爾會用機油乳劑控制柑橘園的昆蟲數量。他不用任何持續或大面積的農藥,也不用殺蟲劑。